新皇冠网新2-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_品牌联盟网

新皇冠网新2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老肖第二天的汇报:“那个……自从昨天去监狱见了川哥以后,秦先生的心情直线上升,一整天都保持着微笑。”要说里面没有猫腻,就是骗人的吧?

“你,你说……”老井脸色怪怪地,并且成功地润色了老肖的汇报:“秦先生一个人在酒吧买醉,嘴里还念着川哥的名字?”

苏冉秋想到自己的脸,眉头也皱起来:“……”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
人生赢家也好, 浪子回头也好, 反正这辈子秦雨阳过得值了, 也够了。

“小秋?”秦雨阳沉声搂紧身边的男孩,婚都离了,而且做错事的也不是他,根本不用怕。

这一天沈慕川粒米未进,跟着他折腾的人也是,一个个累得东歪西倒。

“嗯。”秦雨阳说:“我在家吃个饭就回去。”

“嗯,今天在电话里说的。”沈慕川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:“我也觉得,我们之间谈感情太扯。”

“你跟他们说的不一样。”蒋楦看他停住了,就放了手:“挺目中无人的。”

其实昨天,秦雨阳说要回家一趟的时候,苏冉秋就没想过秦雨阳会再回来。

听觉、嗅觉、视觉、速度、忍耐力,全都有质的飞跃。

“嗯。”见男朋友重新拿起了手机在看,苏冉秋磕磕绊绊地继续干活。

第三位7号院子的舍友安诺踏进这里,就看见自己脾气火爆的708舍友正在对战一个生面孔的家伙,不用猜就知道是第四位舍友。

“哥哥。”苏冉秋说:“进来里边抽。”

“那他从你入狱后一次都没来看过你,又怎么说?”宋迎晨痛心疾首:“你那么好的一个人,找一个死心塌地喜欢你的人不好?为什么偏要找一个对你没感情的人?”

“谢谢。”秦雨阳朝他微笑。

那架势,那动静,听得苏冉秋心烦意燥,也无心看书。

那边很快就回了三个字。

秦雨阳的反应:“……”可以说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一蹿十米高。

“对。”这个社会可以同性结婚,秦雨阳突然想起了这茬儿,立刻来一句:“选了一我就是你老公。”

发现小儿子一改过去的爱顶嘴之后,秦父更是管不住自己蹦腾的心情,把秦雨阳从小到大的黑历史拿出来痛骂一顿。

秦雨阳嘚瑟的声音像天籁一样传进他耳朵里:“我现在人在你的办公室,坐着你的椅子,管着你的员工,不久之后还要刷你的卡,请问沈先生,你有什么感想没有?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一个激灵用手逮住他,心里早已响起MMP,傻.逼沈慕川还真动手,我了个大靠:“滚。”

唉,等。

这种浑身浪劲儿收不住的男人,让人明知道会受伤还是忍不住受他吸引。

“你父母对我的印象可能不太好。”沈慕川实事求是地说。

“他啊,是这一年来风头正劲的后起之秀,挺厉害的。”黄毛撇撇嘴说,然后拍拍秦雨阳的肩膀:“小雨哥,走,我带你去见庭哥,他就是你要找的有钱大佬。”

两个人紧张兮兮地赶过来,把医生吓到了:“怎么了,谁受了伤?”

“把脖子伸出来。”景煊左看右看,也没有看见这毛团的脖子在哪里,只看到一段粉色的丝带露出来。

私家侦探搔搔头:“我信啊。”眼见为实,不管别人信不信,反正他是信了。

在路上,一直小心捧着,回到家,找出一个老干妈瓶子,洗干净用来养花,摆在小书桌上。

苏冉秋呆呆看着他,末了又被自己羞死,把脸埋进枕头里去:“你觉着合用吗?”上午捡了最大号的买,导购员特意看了一眼他。

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苏冉秋听到开门关门的动静,他在厨房假装若无其事地洗菜。

“嗯,案子我会继续查的。”老井暗暗地反省了一下,自己这张嘴.巴可真不会说话:“嘿嘿,那我先走了,川哥再见。”

很快,王店长拿着一个信封过来,满面笑容地交给苏冉秋:“小秋,回去好好上学吧,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

三楼#东城小旋风:楼主有点狂。

“伴侣?”秦雨阳一脑门问号,歪头:“谁跟你说我要跟他做伴侣?”

司机师傅让车身大转弯的时候,秦雨阳感觉背后的大兄弟狂压自己的背,别不是把一二百斤的身体全砸自己身上了。

“嘘,多吃饭。”秦雨阳替他夹菜,哄他。

黄毛突然说:“糟了!小雨哥的对象还在车上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沈慕川脑子一片懵逼,我是来干什么的?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?

“能有什么办法?”席致凯心想,总不能是那个管生不管养的妈,她要是想管苏冉秋,早就管了。

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,就是家里那张床忒小,有钱就换个大的。

苏冉秋想到自己的脸,眉头也皱起来:“……”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
秦雨阳像头吃饱的老虎,从床上赶紧下去,用桶里的热水洗了澡。

“你刚才说我什么?”秦雨阳帮他扔完纸巾,打着哈欠倒回来。

沈慕川断片了良久,回神哑声说:“一周。”不过……“也不一定,我尽量吧。”按照自己对秦雨阳的迷恋程度,可能会放魏临的鸽子。

对, 目击证人。

秦雨阳低头亲着,过程中心情愉快地观察被自己亲的人,发现对方的眼睫毛薄薄地垂着,偶尔轻轻地颤动,像只不安的蝴蝶翅膀,漂亮。

飞机要飞好几个小时。

“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?”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。

沈慕川直咽口水,只感觉有一道热流从下三路蹿过去,直击敏.感区域。

沐浴在沈慕川留下的威严之下,秦雨阳安心地住了下来。

一起过去跟陶震庭碰了个面,人家正在谈生意,他们不好打扰。

“谢谢。”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态,苏冉秋略尴尬。

“我也去练习。”他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开。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魏临心想,他不仅会写出来,还会送一本到沈慕川面前,让对方睁大眼睛看清楚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