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zz44九五至尊-铜陵市第一中学_海南白沙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

95zz44九五至尊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好,那你自己乖乖地。”秦雨阳说道,慢慢挂了电话。

有股力量在身体里流淌,他控制得还不是很稳。

苏冉秋给自己鼓了鼓气,单薄的身材站在陌生的豪华大厅中,弯身一鞠躬:“大哥好,我叫苏冉秋。”声音很是乖巧温婉。

“没。”苏冉秋迅速站好,身上冒着乖气。

区区一个游戏,竟然能被自己打成屎一样,毒得不能再毒了;秦雨阳下意识地往旁边看,有点丢脸。

“我前任打的。”秦雨阳毫无隐瞒地说,然后看着苏冉秋:“怎么样,还头晕吗?”

这个要求简直是变.态。

“你是冷还是紧张?”

还好,第二天是周六,读书的不用早起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除了猛捶他,也没别的话。

“不。”秦雨阳说:“我去找我大哥。”他看了眼时间,现在才八点出头,人家公司可能没上班,不过开车过去应该差不多。

“啊?”

“现在还没有来哦。”前台妹子小鹿乱撞,这个男人近看更帅,而且很年轻精神。

季若然走上前,居高临下睇着苏冉秋,整整过了十秒钟左右,他突然抬起手掌,狠狠地一巴掌甩过去,五只鲜红的手指印顿时出现在苏冉秋的脸颊上:“贱人。”

“4011,这位就是你以后的室友。”狱警今天可能被激发了话痨之魂:“对了,他就是你前室友的配偶,希望你们和平相处。”

秦雨阳差点没来个平地摔,这家伙就算为了激励人,也太不讲究了吧。

“嗯?”秦雨阳追问清楚:“是单纯吃饭,还是你们有什么活动?”

秦雨阳皱着脸说:“那你拿湿毛巾给我擦一下,小弟弟闷得慌。”

“小秋。”他冲外面喊:“来,陪哥打游戏。”

“……”苏冉秋被撞得向一边歪去,等到江逐浪完全下了天台,才皱着眉揉揉自己的肩膀。

明明这儿有一只优秀的同族,那位却选择了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龙族。

红发的青年抱住软萌萌的毛团, 看来看去也看不出来, 这家伙除了是迪鲁兽之外,还能是什么品种?

“哥郑重给你道个歉,你要是原谅了,就叫一声哥哥。”然后就说了一声:“对不起。”

大半个小时过后,等在山下的人频频看表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模模糊糊的回应,送这头年轻的翼龙进入梦乡。

跟秦雨阳回家见父母的那一段好像就这样过去了,什么痕迹都没留下。

自己长得高大精神,气质也不差,带出去给陶震庭长脸自不必说。

他也很郁闷,如果不是相信自己的老大,光是看现场的证据,他也信了人是沈慕川杀的。

沈慕川:“唉……”这一口气叹得真情实感,很无力很无奈,充满烦躁和茫然,小半辈子没试过这种感受。

秦雨阳张着嘴,一颗带血的小乳牙,从他口腔里脱落。

“那就三天后再说吧。”秦雨阳之前猜过,这个面冷心冷的男人,并不是真正地讨厌弟弟;不管是作为家人还是作为男人,他都挺欣赏秦雨顺的:“挂电话了,拜。”

“所以您想他现在就和女人扯证然后明年就生个大胖孙子给你抱?”秦雨阳:“妈,急着抱孙子我现在就给你代孕一个,别去找我哥了。”

第17章

明亮的白炽灯晃得秦雨阳眼晕,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,自己躺在一个豪华的浴缸里泡澡。

要上机了,在摆渡车上,双方人马注定会狭路相逢。

“嗯。”老井赶紧说:“是我想差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秦雨阳叹了口气:“明天我去看你。”一副你的请求我答应了,请别再撒娇的口吻。

当江逐浪看清楚他的长相,顿时撇了撇嘴:“长得也就那样。”算不上是什么国色天香,顶多是顺眼而已,然后又问他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收件箱和社交软件没有新的信息,他点开编辑栏发了一条。

总不能是生病了吧?

“今天的狱警真安静。”沈慕川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他坐起来穿衣服:“那么,等我回来之后再给你接风洗尘。”

秦雨阳转身就走:“我受不了,你要睡这你自己睡。”

“嗯,能安排。”塞钱就行。

能把沈慕川吃得死死的,那是何等幸福的滋味呢?

“你不是说有目击证人吗?”秦雨阳劝他:“那你就先拿到证词再来找我,我在这里住几天又不会死,真不知道你们急个屁。”

“行。”林助理摸摸胸口,他怎么觉得老板跟弟弟关系缓和的情况,就像谈了恋爱似的,那种小心翼翼的呵护……

“小秋?”秦雨阳拍拍他的手臂:“叫爸妈。”

“好。”苏冉秋没有异议,他跟着江逐浪不徐不疾地往前走。

第9章

“好了,快结束吧,你现在的体能承受不住。”克雷格教授提醒一声。

“你看菜还是看我?”苏冉秋哪会不知道秦雨阳的目光在自己身上,他心里暗暗地偷乐,可是想起江逐浪的话,那份暗喜的心情立刻变成自嘲:“普通的生菜而已,你出去外面吧,这里太窄了。”

二十分钟后,秦雨阳吹着口哨下了楼。

“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,蒋楦。”对方伸出手掌。

这个男人,如果说上午还是能听劝的状态,那么现在就是油盐不进,鬼迷心窍!

“喏。”他从兜里掏出那根墨绿色的丝带,摆在银狼的面前:“这是你的丝带,现在物归原主……以及……”

当然也不是说秦雨阳没良心,就是,男人嘛,不可能守着谁甜甜蜜蜜过一辈子的。

“宋先生,什么都查不到,这位秦先生的私生活太干净了。”被他委托的私家侦探说:“我当侦探那么多年,还没遇到过这么完美的人,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。”

“……”景煊还是很气,第一个和秦雨阳订婚的人,竟然是别的人!

靠……自己这张乌鸦嘴……

“哦……”沈慕川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,他不擅长处理这样的问题:“咳,马金良的案子查得怎么样?”话锋一转,说起了正事。

责编: